FANDOM


迷雾山掠夺者是集中在凛鸦境王国东北部的一个大部族,但他们的足迹遍布整个王国。

传说

迷雾山这个用来形容北方掠夺者部族的词是凛鸦境区域最初的潘德移居者由于误解而传播开来的,他们认为这些部族住在那些充满迷雾的山中。事实上,迷雾山于迷雾山人来说就像他们在那些潘德人眼中一样陌生。迷雾山的北部土地荒凉而空旷,不适合农作物的生长,而和德夏一样的大规模放牧也不可能,因此,迷雾山部族的发展速度由于环境因素远远不如潘德文明。在“探路者”鹿脚(Stagfoot the Pathfinder)的探险之前,迷雾山是一个根据64年月圆周期(64-year Mooncycle)运作的社会——一个被迷雾山萨满用来定义迷雾山人口衰减和增加规律的词语。满月期间的人口过多导致供养迷雾山部族的耕地和畜群短缺,进而导致饥荒和使人口显著减少的战争,直到马群和鹿群重新繁殖并回到这片人口剧减的土地上来。然后,人口又开始增长,这个循环又开始重复——以至于迷雾山拥有无数的部族,甚至迷雾山萨满都数不清。

在这种循环中,迷雾山部族将迷雾山视为一个不能逾越的界限,而“探路者”鹿脚是最先改变这一切的人。在迷雾山的传说中,当“鹿脚”探路者——一个纯粹的猎人——看到那只引领他向南翻过迷雾山的山猫时,他正在山脚打猎。尽管有许多萨满试图证明鹿脚作为一个不是萨满,不能看见维吉维斯(Vejovis)的人,没人能证明他真的翻过了迷雾山。大片耕地、月圆周期的渐渐接近,这些消息使许多人为了逃避战争的隐患翻过山,进入了早期潘德人在凛鸦境建立的根据地。而寒冷的凛鸦境对于来自更温暖、富饶的南方的潘德人们不亚于地狱,甚至他们还要忍受饥荒。迷雾山人,这群穿越地狱来到凛鸦境的人们知道怎么选取能使收获最大化的“神圣”种子,他们将自己的农业知识教给了潘德人,于是两个种族在这片土地上共同居住下来,使坠湾主要是迷雾山人,凛鸦城主要是潘德人,而长歌港则大家混居。

潘德王国的突然崩溃可以被证明是开始于北方的。一个被萨满乐观地称为“永恒满月(Eternal Full Moon)”的时期,连续几年的大丰收让凛鸦境和南迷雾山区域人口暴增,潘德几年的歉收则通过从凛鸦境的潘德—迷雾山定居地进口大量粮食进行弥补。潘德历198年开始的大饥荒并没有太多的警示。那场完全毁灭了潘德王国的“红色瘟疫(Red Plague)”在上一年的春天同样袭击了凛鸦境,导致许多农民抛弃了土地逃难,从而凛鸦境也没有多余的粮食可供分享。在长达180年的三次月圆循环中,月亮终于再次开始缺损,而迷雾山北的耕地终于在常年的战争中消耗完了。虽然南方的迷雾山人已经将凛鸦境视为家园再也不想和那些未开化的野蛮人再会,可不久之后,在血腥杀戮的环绕中,北方的迷雾山人将视野投向了山南的土地。在满仓粮食和富饶土地这样的传言中,北迷雾山人在199年入侵了潘德。由于饥荒和瘟疫,潘德处于瘫痪和动荡中,国王没有足够的兵力和财力去回应这场入侵。没有南方的支援,北方凛鸦境的格雷戈里伯爵只好以“凛鸦境潘德旗手”(Pendorian bannermen from Ravenstern)的名号建立了自己的军队,在使坠湾的迷雾山高地人和克里夫·麦克马纳斯(Cliff McManus)的帮助下击溃了北迷雾山人,将他们赶回了山的北面。

到了今天,迷雾山这个词实际上已不再适用于这个族群,因为那些最早从北迷雾山分离的人已经是很久以前的历史了,使坠湾的迷雾山人早已和潘德移民混种杂居,在格雷戈里四世的统治下形成了一个国家。但杜克·阿拉里克(他自己也有一部分迷雾山血统)手下的凛鸦境高地人和他们所战斗的熊爪狂战士实际上是一个血脉。

所以迷雾山这个词到今天实际上只适用于那些迷雾山北,经常下山劫掠的野蛮人。

组织和文化

不像一个世纪前那些在凛鸦城下被击溃的绝望的侵略者一样,今天的迷雾山掠夺者是北方土地上一个巨大的无可避免的问题。北迷雾山人从潘德毁灭起变化其实很小,它的人口依然被它贫瘠的土地所限制。为了维持北迷雾山土地的和平,大部族系统性地将小部族的年轻人们送往南方去掠夺那些更富饶的土地。小部族的次顺位继承人常被鼓励去组建一支有同样普通血脉组成的掠夺队去翻山掠夺,能带着好种子回来的人则被奖励能够与更大更繁荣部族联姻的机会。

通常的迷雾山袭击小队由一个战斗首领——通常是部族首领的儿子或女儿——领导,但有时仅是一个部落勇士(存在于一个首领被认为是无用而被掠夺队用武力手段替代的情况下)。一个首领被认为要对小队成员负责,并且如果小队成员死去在他回来时要欠死者家人一大笔血债(Blood Indemnity)。在他们不像他们的凛鸦境敌人一样全副武装的情况下,首领们的血债往往越积越多。因此,许多迷雾山战斗首领最终别无选择在凛鸦境定居下来或者成为叛徒,与一些劫匪一起苟且偷生。这些零散的被流放者可以在凛鸦境偶尔看见,被其他战斗首领们出于同病相怜而放过,只能通过威吓村民和抢劫商队来度日。

通过将小部族的大多数人力送出去,迷雾山的大部族实现了一石二鸟的计策。一方面拥有了南方战利品的稳定来源,一方面通过剥夺小部族的绝大部分力量去吞并他们。由于血债制度,以及即使大部族也比不上凛鸦境巡逻队的装备质量和组织度,绝大多数的战斗首领没有能活着回来,少部分回来的其战利品也抵消不了血债。通过这些小队,迷雾山部族已经超过两次月圆周期没有发生战争。但是寒风似乎吹到眼前了——随着一个新的劫掠队的到来,北方传来消息,最大的部族之一的首领【嗜殺者】沃夫伯德(Wolfbode)已经杀死了其他所有部族的首领并将整个北迷雾山置于它的统治,希望君临整个北方大陆,实现其祖先未能实现的在凛鸦境建立一个新的迷雾山王国的梦想。对于凛鸦境人来说,沃夫伯德是一个来破坏他们和平(或许并非如此)生活的野蛮人国王,但对于迷雾山人来说,沃夫伯德是他们的救世主。

对于背叛的战斗首领,沃夫伯德承诺有一次给他们以宽恕机会,一次通过“洗清”这片土地而重获荣耀的机会;对于袭击小队,沃夫伯德是他们得到比想象中更多战利品的机遇;对于孩子和女人来说,沃夫伯德是让他们再也不会饥饿的希望;对于萨满,沃夫伯德是被选定的为迷雾山人带来阳光下的土地的勇士。再也没有月圆周期,部族之间再也不许战斗。至于沃夫伯德自己,没有人确定他怎么想——而之后,再也没有人敢问。

兵种

兵種樹
階級 名稱
1st 迷雾山劫匪
2nd 迷雾山战士
3rd 迷雾山萨满
4th 熊爪狂战士

在所有的小势力中,迷雾山大概是最没有危险性的一种,尽管他们能像割草一样杀死土匪。由于家园不能提供有力的马匹,矿物也很少,他们的装备和马匹很差。迷雾山的步兵,迷雾山劫匪装备非常差,但是数量很多;迷雾山战士和迷雾山萨满由于骑马,危险性稍高,但装备仍然很差,可以被差不多的对手轻易击败。另外,以上所有人都可以被招募。

熊爪狂战士是迷雾山最高级的兵种,使用厚实的装甲和锋利的双手斧进行步战。如果你被他们击中会受相当严重的伤,但弓箭手和骑兵可以轻易地击败这些野蛮人。狂战士们不能通过一般手段招募,但可以通过酒馆的红色兄弟会奴贩获得一些。

部队

尽管由于对于持续一场战争来说军队数量很重要所以迷雾山军队众多,但迷雾山大军仍是最容易也最适合早期击败的大军之一。

迷雾山大军通常拥有750-850人:
“沃夫伯德”杀人团是迷雾山掠夺者唯一的特殊大军。